>> 院长专栏
一份对真理的热爱和率直

                                          ——哈维“血液循环”的发现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余凤高

      
     自古人们就认定血液的重要性。古埃及人把血液看作是人类灵魂的载体,罗马人认为血液可以传递能量,角斗士就惯于饮用战死的对手的血液。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约公元前460年—公元前377年)认识到,血管连通心脏,人的脉搏便是血管运动引起的,但他未能识别静脉和动脉。希腊的希罗菲卢斯(约公元前300年—公元前250年)在解剖人体时最早发现了血管,并区别出动脉和静脉。古罗马的盖伦提出了血液运动的理论,但却错误地认为,心脏有一个中隔,把心脏分为左侧和右侧两半,血液通过中隔上的一些小孔,从右侧流到左侧,再流经肺部。此后的一千多年里,医学界便都把盖伦这一错误的理论奉为不可侵犯的真理,直到英国医生哈维的出现。

    威廉·哈维(1578年—1657年)生于英国肯特郡的福克斯通,1602年在获得帕多瓦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回到英格兰,曾被任命为国王詹姆斯一世、查理一世的私人医生。查理一世对哈维的科学研究给予大力帮助,特允他使用皇家御花园中的鹿来解剖研究。艺术家罗伯特·汉纳1848年的一幅名画就描绘了哈维向查理一世演示鹿的心脏的画面。

    哈维是一个研究型的临床医师。在治疗病人的同时,他深入钻研人体生理学,特别致力于实验研究人体的血液循环。在此之前,哈维深知盖伦的理论,那么为什么面对权威,他还要怀疑这些权威的论断呢?哈维自己曾表示说:“我的义务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士应有的对真理的热爱和率直。”这就是他研究血液循环的崇高动机。

    哈维观察蛇、青蛙等冷血动物,这些动物的心脏比较透明,跳动得很慢。他发现,当它们的心脏收缩时,心脏的颜色就变得比较淡;而舒张时,它的颜色又恢复到原来的颜色。这让哈维认识到,心脏收缩时血液会被排出,舒张时心脏内又充满血液。只是,排出的血液都到哪儿去了呢?

    哈维做了一个简单的估算。他估计一个人左右心室中所包含的血量大约有3盎司。心脏每分钟平均收缩72次,每小时向组织送出的血量大约为8640盎司。如果没有循环,静脉管将会排空,而动脉管将饱满到被涨破了的程度……

    组织里的血液应当通过静脉管回到了心脏。为了证明血液通过静脉的回流,他结扎了某些动物的腔静脉,结果心脏继续收缩,里面的血很快便完全排空了。

    1616年哈维在伦敦阿曼大街内科医生协会的新解剖剧场,第一次公开阐述他的血液循环理论。如今还可以看到哈维的一幅描述结扎实验的插图。1628年哈维详细描述血液循环的著作《关于动物心脏与血液运动的解剖研究》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由威廉·费泽尔公司出版。

    哈维的这部著作非常简要,仅72页。由于“心血运动说”所达到的重要观念靠的并不是思辨,也不是先验的推论,而是包含了作者多年来对人和动物活体的一系列的操作步骤和观察,因此是可信的。此书被认为是到当时为止“所写出的最重要的医学著作”。

【字体: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来源:承德市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