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长专栏
在磨砺中成长
   
    产科,是无数小生命开启人生的起点;产科医生因此被喻为“迎接生命、托起希望”的天使。然而,在这份特殊的职业光环背后,却因肩负母婴两代人的生命重托而承载着无以言说的压力和职业风险。一个看似普通的自然产或剖宫产,前一秒还风平浪静,后一秒可能就是惊涛骇浪,我们不仅要争分夺秒抢救新生儿,还要用尽洪荒之力保全产妇……

    严重的体力透支、巨大的工作压力,曾让我一度产生了消极情绪。正当我在困惑、迷茫中痛苦徘徊的时候,一次疑难病例会诊使我改变了想法。2008年我科收治了一名产妇,剖宫产后出现不明原因大出血,不得已我们做了二次开腹子宫切除,但术后仍然阴道出血,并在短时间内病情恶化,继发肾衰。我们申请了全院会诊,程瑞年教授亲自询问病史、认真仔细查体,发现患者进行性皮肤黄染、肝酶升高的同时伴随低血糖,确诊为“妊娠期急性脂肪肝”。这是妊娠晚期特有的致命性罕见疾病,死亡率高达75%以上,但由于发病率较低,所以教科书中也较少提及。资深前辈以深厚的知识底蕴、严谨的工作作风为我们指明了治疗方向,挽救了患者的生命。这次会诊给了我深深的触动,也让我发现了产科深不可测的魅力!

    随着临床实践的不断深入,我深深爱上了“产科医生”这个岗位。每当有高危产妇需要会诊时,我会毫不犹豫地为其加号,即使每次专家门诊都要出到下午一两点;交流的过程中,我会先听一听患者对继续妊娠的愿望、对风险的认知、对不良后果的的接受能力;我还会主动将电话、微信号留给她们,便于进一步沟通。因为我知道,患者的依从性是医生的一面镜子,折射出的是医生替他人着想的善良。

    20多年来,每天晚上和夜班医生一起查房、下班后审阅病历成为我雷打不动的工作习惯,加班加点更是我的工作常态,我没有时间逛街,没有时间与朋友聚会,没有时间参加孩子的家长会。然而每当亲眼看到通过自己的努力,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依恋地蜷缩在母亲怀里时,一种特有的满足和成就感便油然而生。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2016年,参加高考的女儿毅然报考了医学院校,原来孩子从来没有责怪妈妈倾注在她身上的心血太少……
【字体: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来源:承德市中心医院